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局长的性事
局长的性事
   王局的手不停地在我那一毛不拔的阴阜上来回地揉捏着,他的嘴不停地吻着我的脸,唇,耳等处,手又移向了 我的乳房,他像在揉捏着一个汽球一样摸玩着我丰满的乳房,他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他的舌头和我的舌头搅在 一起,他的手又滑向了我的阴阜,在我那光秃秃的地方轻柔地揉捏着,嘴里自言自语地︰「白虎的肉包子好肥呀!」 这时他迫不及待地起身脱他的裤子,脱掉裤子后就顺势压在了我的身上,在黑暗之中,我感觉到一根像铜筋棒 一样的东西抵在我的小腹上,热呼呼的,我看不见他的阳具是什么样,是粗是小,是长是短我无从知晓,唉!管它 长短大小都无关紧要,我只希望他像我丈夫一样三下五除二,早点完事了,好早点离开这个可怕的鬼地方,如果时 间长了,被人发现那就完了。他却不慌不忙地握着他的肉棒在我的阴阜上。大腿内侧来回地闯来闯去,由于驾驶室 内很窄,所以我双腿不能张得太大,他把龟头对准了我的肉洞轻轻地顶了几下,也没有能插进去。 这时,我发觉到他的龟头抵在我的肉洞口,好像被卡住了似的。没法子进入我的肉体,我不知道是我的下面没 有水的原因还是他的龟头太大了而进不去。但我又在想,是不是因我的腿张得不够大而影响他的入侵呢? 不过,这里的环境所限制,我的双腿已经不能再分开了,于是,我伸手去拨开我下面那两片肥肉,尽量张大下 面的洞口。他要顺势将肉棒往我的肉洞内顶去,他轻轻地在我耳旁道了声︰「谢谢!你放心我会带给你一份惊喜的!」 我没有理他,这时,他的阳具已温柔地进去了一半,忽然,他的屁股向前一挺,把整根肉棒全部搞了进去,他 的肉棒不知有多粗,我感觉到他的阳具把我的洞穴塞得满满的,不过我也用不着想那么多,事到如今,我只希望他 能早点射精,早一点离开这个地方。然而俊生却若无其事地,一边慢慢地抽插着他的肉棒,一边将他的手在我的两 个乳房上摸来摸去。一会儿又把我的乳头捏来捏去。 我躺在下面一动不动,黑暗中,我们都看不到对方的表情,我只感觉到他的嘴唇在我的面部和乳房上来回地亲 吻着,他的手不停地揉捏着我那对肉球似的乳房,为了让他尽快射精,我便闭拢双腿,用力夹他的肉棒。 他抽插的动作倒很温柔,很有节奏,一点也不急躁,他轻轻地拔出肉棒,然后又缓慢而有力地直插到底。他的 嘴慢慢地从我的脸上滑向我的乳房,双手揉捏着乳房,使乳头部份凸起。接着伸出舌头在我的乳头四周舔来舔去, 然后又含着乳头温柔地吮吸。 经他这么又吮又舔搞得我浑身痒酥酥的,同时,他插在我下面的洞穴的肉棒,还是不快不慢地抽插着。 抽出,插进,再抽出,又插入。每一下都是那么温柔而有力地触最深处,同时,他的舌头伸入了我的嘴里和我 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一丝丝舒服的感觉便由我的阴道和洞穴的深处传入我的大脑。我的洞穴里也潮湿了许多,并有 少量的分泌液流出,他好像感觉到了我有分泌液流出似的,他便将手从我的屁股后面摸去,摸到我的会阴处,然后 幽默地,又好像自言自语地喘着气说︰「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水出来了!」 我问︰「你在说什么?」 他微微地喘着粗气说︰「我说你的肉包子好肥呀!你那两块肉好有弹性,你看我插进去,你那两块肉就把我的 兄弟给弹了出来啦!」 此刻我心里很明白,我是在和谁做事,所谓做贼心虚,这话一点不假,我的心里是相当害怕的,哪有心思去听 他油腔滑调,我真的希望他能马上射精。我不敢想再待下去了,而他呢,他还是用舌头在我的乳头四周舔来舔去, 他的阴睫不快不慢地抽插着,那条肉棒在我的洞穴内一会左,一会右,一会上,一会下地撬动着,搞得我浑身热热 的。 慢慢地,我感觉到他的肉棒每一次深深地插进去时,他那龟头好像把我洞穴最深处的一个什么东西给碰着,好 像触电一样,我就会抖动一下,感觉上很舒服,就这样一反一复渐渐地我觉得越来越舒服,我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 来,洞穴里的水好似也越来越多了,人也觉得轻飘飘的,这时我才感觉到他的确跟我丈夫不一样。 他的阳具还是那样不快不慢地插入,抽出,很有节奏,每一下都是那么温柔而有力地直抵最深处,而每当他的 肉棒深深地插到底时,我的身体就会不由自主地战抖一下,舒服得不知如何形容的舒服,我不知不觉地伸手紧紧地 抓住他的手臂,他好似感觉到什么,便慢慢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的舒服感也在慢慢地增加,而肉洞里的水也越 来越多,并伴随着那肉棒的抽插溢出来外面。 舒服,好舒服,我松开抓住他手臂的双手抱住他的屁股情不自禁地抬起我的屁股去配台他的抽插,他使劲地插 进去,我便抬起屁股迎上来。他见我在配合他,更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粗气地说︰「惠芳,我要搞得你心花怒放, 我要搞得你难忘今宵!」 我觉得我的阴道好像变宽了一样,我只希望他那根肉棒用劲插,插快点插深点,我紧紧地抱住他,他越插越猛, 而我的舒服感也在他那快而猛的挥抽之下再加剧。我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阴道内的水就像山洪爆发了一样从我的 肉洞内直泻而出,流在汽车坐垫上,我的屁股也湿了,他越用力插,插得越深,我越是舒服。 一股股淫水流了出来,一阵阵舒服的快感由阴部深处传遍我的全身,我那人肉隧道好像还在变宽,感觉不到他 的阳具的强度,好像他的阳具很小很小似的,我都说不清楚到底是我的隧道变宽了还是他的肉棒变小了,我使劲地 夹紧双腿。 哇!太舒服了,我俩都大汗淋漓,他插得越快我的屁股就扭动得越快,他的每一棒都是那么有力地直闯我的花 心,我的身体在战抖,好像触电一样,真很不得把他的肉棒连根放在里面,永远不要拔出来,他的喘气声越来越急 促,他的劲越来越大,我从来没有这样快乐过,我就好似喝醉了酒一样,轻飘飘的,又好似在做梦一样,模模糊糊 的,我已分不清东西南北,更不知自己是存在什么地方,完全忘了这是在和别的男人偷欢。 他把我搞得这么安逸舒服,我真的不想让他下来,让这种舒服感永远保持下去,这种舒服,安逸的感觉简直无 法用语言来形容。他的肉棒好似活塞一样,狂抽猛插,我忘形地在下面又挺又举,我的屁股就像筛糠一样上下左右 摆动,我的人就像飘了起来,好像突然从万丈高空中直落而下,我的脑海一片模糊,又好似触摸了三百八十伏的电 压一样,一殷强有力的热流射入了我的洞里,同时,一股最舒心的暖流从我的肉洞的最深处传遍我的全身,我达到 了前所未有的性高潮。